傷口感染

來自醫學百科

傷口感染病原微生物通過傷口侵入機體后,在體內生長、繁殖,致機體的正常功能、代謝、組織結構受到破壞,引起組織損傷性病變的病理反應。機體受到病原體侵襲后,能動員各種防御功能以消除病原體及其毒性產物,以恢復機體的相對穩定性。病原體侵入機體后是否能引起感染,主要取決于病原體的毒力和機體的抵抗力。

傷口感染的原因

所有造成傷口感染細菌都是侵入組織引起局部變化和全身中毒。但破傷風桿菌與其他病原菌不同,無論菌體或其產生的外毒素,在傷口均不產生明顯的病理改變,它是通過分泌出和擴散到全身的毒素而導致發病,其產生的外毒素毒力強,對神經有特別的親和力,經吸收后,分布于脊髓、腦干等處,易危及生命。

傷口感染的診斷

雖然局灶性蜂窩織炎,肌炎和擴散性肌壞死癥各有明顯的臨床特征可以鑒別,并且得到相應的治療。但常需詳盡的手術探查傷口,和肉眼觀察受累的組織才能確診。例如,肌壞死癥時,可觀察到壞死的肌組織,受累的肌肉呈無光澤的品紅色,然后深紅色最后為灰綠色或紫斑色。X線檢查可顯示局部產氣,CT磁共振可幫助確定氣體和壞死的范圍。

傷口滲出物應送檢培養厭氧和需氧菌,梭狀芽胞桿菌可從純培養分離獲得,也可與其他厭氧菌或/和需氧一起培養。涂片可顯示為革蘭氏陽性梭狀芽胞桿菌。典型的滲出物中幾乎沒有多形核白細胞,用蘇丹染色可顯示游離的脂肪球。很多外傷,特別是開放性外傷,可同時被致病性和非致病性梭狀芽胞桿菌污染而無明顯的侵襲性疾病,這種情況的意義需從臨床角度來判斷。

梭狀芽胞桿菌傷口感染,可表現為局灶性蜂窩織炎,局部或擴散性肌炎,或最為嚴重的進行性肌壞死(氣性壞疽)。感染可在受傷后數小時或數日后發生,常發生于嚴重擠壓傷穿透傷組織壞死的肢體,類似的擴散性肌炎或肌壞死癥也可發生于手術傷口,特別是有閉塞性血管病的病人。

傷口感染的鑒別診斷

傷口感染的鑒別診斷:

其他厭氧或需氧性細菌,包括腸桿菌和類桿菌,鏈球菌葡萄球菌屬,單獨或混合感染,??梢?a href="/%E5%A4%96%E4%BC%A4" title="外傷">外傷性或手術后傷口的嚴重梭狀芽胞桿菌蜂窩織炎,廣泛的筋膜炎氣性壞疽。若涂片顯示大量的多形核白細胞和大量呈鏈狀排列的球菌,則應考慮厭氧性鏈球菌或葡萄球菌感染。大量的革蘭氏陰性桿菌可表明系某種腸桿菌或類桿菌感染(見下文混合性厭氧菌感染)。測定傷口或血液中的特異性抗原毒素僅對少數通過外傷獲得的肉毒中毒病例有幫助。梭狀芽胞桿菌也可出現,但無重大意義。

雖然局灶性蜂窩織炎,肌炎和擴散性肌壞死癥各有明顯的臨床特征可以鑒別,并且得到相應的治療。但常需詳盡的手術探查傷口,和肉眼觀察受累的組織才能確診。例如,肌壞死癥時,可觀察到壞死的肌組織,受累的肌肉呈無光澤的品紅色,然后深紅色最后為灰綠色或紫斑色。X線檢查可顯示局部產氣,CT磁共振可幫助確定氣體和壞死的范圍。

傷口滲出物應送檢培養厭氧和需氧菌,梭狀芽胞桿菌可從純培養分離獲得,也可與其他厭氧菌或/和需氧一起培養。涂片可顯示為革蘭氏陽性梭狀芽胞桿菌。典型的滲出物中幾乎沒有多形核白細胞,用蘇丹染色可顯示游離的脂肪球。很多外傷,特別是開放性外傷,可同時被致病性和非致病性梭狀芽胞桿菌污染而無明顯的侵襲性疾病,這種情況的意義需從臨床角度來判斷。

梭狀芽胞桿菌傷口感染,可表現為局灶性蜂窩織炎,局部或擴散性肌炎,或最為嚴重的進行性肌壞死(氣性壞疽)。感染可在受傷后數小時或數日后發生,常發生于嚴重擠壓傷穿透傷組織壞死的肢體,類似的擴散性肌炎或肌壞死癥也可發生于手術傷口,特別是有閉塞性血管病的病人。

傷口感染的治療和預防方法

治療取決于病情的嚴重程度和感染部位,若在培養中意外發現梭狀芽胞桿菌而無厭氧菌感染臨床表現,則不必治療。但若出現臨床感染,則應憑經驗迅速及時地應用抗生素。

徹底引流和清創常比抗生素更重要,青霉素G仍是抗梭狀芽胞菌的首選藥物,對嚴重蜂窩織炎肌肉壞死癥,應立即給1000萬~2000萬u/d靜脈滴注。雖然耐藥性罕見,但某些分枝梭狀芽胞桿菌菌株已發生相對耐藥性。治療梭狀芽胞桿菌感染時,甲硝唑有相同的療效。而氯霉素和甲硝唑對大多數厭氧菌有效,包括梭狀芽胞桿菌和某些對紅霉素,四環素克林霉素耐藥的菌株。若存在其他厭氧菌或需氧菌,則應早期應用廣譜抗生素(如替卡西林克拉維酸鉀合用或氨芐青霉素舒巴坦合用)。第3代頭孢菌素或克林霉素與氨基糖苷類合用,可用于某些梭狀芽胞桿菌混合感染,但這些抗生素的療效相對差些,并且,梭狀芽胞桿菌已對氨基糖苷類產生耐藥性。

傷口肉毒中毒,早期給特異性或多價抗毒素是有價值的。

高壓氧治療對廣泛肌肉壞死癥(特別是肢體的)可能有幫助,可作為抗生素和外科手術治療的補充療法。高壓氧療法似乎有潛在的組織搶救作用,若早期進行高壓氧治療,可降低病死率發病率。

參看